EN [退出]
马天宇整容了吗>中国新闻

_送水老太称质疑者是都嫉妒 就想给孙子留条后路

2017-11-20 05:55

尽管质疑众多,尽管儿孙也会送水,但68岁的高美运仍在送水却是事实。

儿子杨斌望着当年北京电视台采访的照片,在一家人心中,帮助过他们的媒体都是亲人。

这就是杨一帆那条受伤的腿,被医生诊断为需住院,据杨斌最新说法,这个周五杨一帆将去北医三院看病。

不到一周时间,68岁的高美运经历了她人生中最多的温暖和最多的质疑。

前三天,她因年近七旬还靠送水维生,感动了无数人:走在送水路上,会被行人认出,塞些钱给她;家中电话不断,几乎全是询问账号想要汇款的;网友不断自发前来,有人进门就往她怀里塞一个信封,只说:“这是5千块钱,先把孩子的病看好”,然后扭头就走。

后三天,因邻居爆料高美运家没所说那般困难,她是在欺骗大众,从而引发了一轮轮地质疑:原本募集了3万多元善款的网友,将活动停止,并找来知情者发帖揭示;媒体开始转向,从呼吁献爱心转到质疑其作秀;所在小区的部分居民想过报警治其诈骗,并为阻拦帮其送水的大学生,双方甚至发生冲突。

曾说过“我发烧了,温暖的发烧了”的高美运,如今虽然也说“觉得温暖”,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在承受着巨大的压力:儿子、孙子不敢出门,更不敢帮她送水,因怕被人拍到能证明他们是“正常人”的视频;在质疑最猛烈的那天,她数次晕倒;面对记者们的追问,她一遍遍地说:“他们都是得了红眼病,嫉妒……我能撑的住”。

几年前已有媒体报道 也曾有过捐款和帮助

水桶,两只狂叫的狗,发黄的墙壁,刺啦作响的灯管,浓重的印度香味道,一个八九十年代的高组合柜,一张小方桌,三张床,一台电视,一台曾送的电脑……这套位于北京西五环的两室一厅,因没有装修并缺少打理,显得凌乱、破旧。

在高美运家中,最显眼的摆设,一是供在组合柜上的弥勒佛,一是挂在客厅墙上的几张发黄照片,那是2007年北京电视台采访她时所拍的,其中两张是主持人胡紫薇。

早在2006年,高美运就成了新闻人物,那是她开办水站三年后。当年9月,《北京晚报》接到高美运订水户的爆料,以《花甲顶梁柱:“我还能行”》为题,写了一则图文消息。接着,2007年北京电视台的两档节目,先后播出高美运靠送水养家的故事,曾引起一拨捐款捐物潮,也曾有很多大学生来自愿帮她送水。

那个时候,高美运的丈夫还在世,患有慢性哮喘病,大儿子杨斌因车祸摘除脾刚两年,小孙子杨一帆还在石景山培智学校读小学。

“那年的捐款有2万多元,全都给老头和大儿子看病了。”高美运指着照片回忆说,不仅有捐钱的,还有送衣服给她的,也来了很多大学生帮她送水。在当年的新闻报道中,高美运曾说,自从电视台播了她的节目后,到处都是要帮她的人,让她太受宠若惊,甚至有些不习惯。

不过由北京电视台掀起的这波捐款,并不是高美运家得到的第一笔资助。2004年,在大儿子杨斌出车祸后不久,她所在小区的居委会就设了一个捐款箱,号召居民捐款。“当时到底捐了多少钱,我们不知道。因为她家急着用钱,我们也没清点就交给了她。”化名为“米乐妈”的居委会工作人员回忆。

热心人捐款逾20万 各类质疑不断

“目前以她名字开户的工行卡上有12万5千多,另两张银行卡加上好心人当面送去的,一共大概有20万。”《法制晚报》的记者王璐说,这个钱数是截止10月25日的。

作为今年第一个报道高美运并掀起捐款潮的记者,王璐坦言面对各种说法和质疑,自己的头有点大。并说她现在能做的,一是告诉大家不要再捐款了,高美运的孙子杨一帆看病的钱足够;二是联系医院给杨一帆看病,毕竟这才是她当初求助媒体的初衷。

“我们看报纸上登了好几个外地人生活困难求助的新闻,觉得不公平,为什么不报报北京的?”杨斌说当初母亲去找《法制晚报》的原因之一,就是在9月份时看到法晚上登了好几个求助新闻,他们也想试试。

当高美运来到法制晚报社,并留下“救救七旬老人”那封信几天后,王璐从编辑那里领到了这条新闻线索,并和摄影记者一道采写了图文新闻:《7旬老太送水支撑全家 儿孙患重病》。

在这则新闻中写到,高美运靠送水,独自扛起养活残疾儿子、智障孙子的重担,每月水站收入仅千元,加上她的退养金和儿孙的低保,家庭月收入近3000元。祸不单行的是,孙子腿被电梯夹伤,需要做手术,但没有钱,而高美运为了给儿子、孙子治病,已想尽办法借钱,却只能是杯水车薪。并在文章末尾,呼吁好心人献爱心。

这篇新闻上网后,立即在当天掀起捐款热潮,仅一天半就有十万元捐款。但也是这则新闻和其他的媒体的跟进报道,引起了高美运邻居们的不满和质疑。他们从最初匿名打电话警告媒体“别上当,这是个局”,到后来接受记者当面采访,并发帖呼吁网友别被媒体误导,写高美运不说真话,其家人在邻里间口碑不好等。

“这家人不说实话。”在采访其邻居时,大多已这句话开头。被他们质疑最多的是:高美运每月送水的利润不止1000元;他们全家都有医疗保险,小孙子上学还免学费;作为低保户家庭,户口所在地的西城区这几年没少帮助他们,高美运的单位也很关照她;2007年的捐款他们是否都用完了……他们甚至还质疑,儿子杨斌、孙子杨一帆都挺正常,而且都能帮高美运送水,并不如新闻所说仅靠高美运一人送水。

在媒体和网上,意见也分为截然两种。继续支持帮助高美运的认为,理解也是一种宽容,而且高美运送水确是事实;质疑者则认为她的情况本不需要捐助,如此利用人们的爱心,就是一种欺骗。现在,越来越多的人从当初的感动、支持,转变为质疑和观望。

网友“郝晓波”曾在第一时间发起网上募捐活动,但等她筹集到3万元善款,准备交给高美运时,却意外发现了那些邻居的质疑。随后她经过实地调查认为,确不应再捐钱给高美运,便立即宣布募集活动终止,并反过来寻找媒体报道高美运骗人。

也有人选择了观望,包括那些曾经捐过款的人。“我看不清楚这个事情的真相了,也没有时间去调查,甚至也不想去调查,如果是假的,我宁愿不要揭穿他们。”曾给高美运捐过2000元钱的一位店主说。

 老太自语:我就想给孙子留条后路

“我们家这事是不是搞大了?”杨斌突然问记者,在得到肯定地答复后,他闪过一丝懊恼,却很快笑着说:“我妈也成世界名人了。”

“我妈明天一早就去西城区残联捐一万块钱,你要过给报道报道,我们这可不是出于压力,是出于爱心捐的。”晚上杨斌专门给记者打来电话“爆料”。

四十多岁的杨斌,体重220斤,几乎一半的时间他都坐在电脑前,看着网上关于他们家的报道,看见说好的,他便说哪个媒体又怎么报了,看见说不好的,便一个劲地说那报道不实。在微博上,他因网友说不要再给其捐款,而数次爆出粗口,被网友指责,

早在1989年他就因和领导打架,从单位辞职。这么多年间,只有小学学历的他除了曾在一家照相馆值过夜班外,再也没找过任何工作。每日他除了偶尔开着残疾车帮母亲送水外,几乎都猫在家里。这几天他连每天必做的遛弯都取消了,真正做到了大门不出二门不迈,因为怕被邻居拍到证明其“正常”的视频。

面对各种质疑,高美运和杨斌说得最多的是,“他们都是得了红眼病,嫉妒,见不得我们穷人穿衣服……他们说我划车、叫外卖那拿出证据来”。并把所有病历本、诊断书、低保证等材料在桌子上铺开,随时等着记者上门采访。

“你给我们平个反,就那些对我们不利的新闻,都是邻居瞎说八道。”14岁的杨一帆大声对记者说。

“我觉得自己不是智障,也不喜欢他们那么说,但他们总说,我也就无所谓了。”杨一帆有着很强的自尊心,“别人问我在哪上学,我都说在石景山中学”。为了证明他动手能力不差,他随手给记者画了一幅石景山地图,随意几笔,却极其相似。他说自己没有朋友,也不喜欢出去玩,却对每一个来帮他送过水的人、采访的记者显得格外热情,一个劲地说:“你可来了,想死我了。”

每当家中电话响起后,杨一帆总会抢着接起来,大声地答话,然后告诉奶奶哪家又要水了,而且从不用纸笔记下来。在他腿好的时候,也都会帮奶奶送水,所以小区里的人经常会看到一老一少骑着三轮车送水。

“他就是我所有的希望,我的支柱。”高美运一遍遍地夸着孙子杨一帆。当着媒体记者的面,她直言不讳地说,到处找媒体求助,就是希望给小孙子铺条路,“不能让他以后也像我这样过得憋屈。”

“那您有没有想过,这些捐款也有花完的一天。”记者问。

“那你说该怎么办呢?”高美运抬起她那瘦弱苍白的脸反问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09013.szielang.cn/content-wxi4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20 05:55

感恩父母的作文800字  罗玉凤有钱吗  鳄鱼爱洗澡中文版在线  太原理工大学怎么样    维生素ad是鱼肝油吗  安娜贝尔电影  连环凶杀大案侦破记  雅思培训多少  现货投资是骗局吗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送水老太称质疑者是都嫉妒 就想给孙子留条后路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中山北京邮电大学开锁